微信圖片_20201127155713_meitu_8
中澳作家線上對話會:見證文學交流的生命力

12月10日,由中國作家協會和澳大利亞西悉尼大學共同主辦的“中澳作家線上對話會”舉行。中國作協副主席閻晶明,西悉尼大學校長葛班尼,中澳文學交流使者尼古拉斯·周思,中國作家徐則臣、周曉楓、韓松、唐家三少、霍俊明、鮑爾金娜,澳大利亞作家梅麗莎·盧克申科、麗莎·戈頓、費利西蒂·卡斯塔尼亞、盧克·卡曼、金婉婷等參加對話會,兩國作家圍繞着“疫情·思考·創作”這一主題展開交流。對話會由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胡邦勝主持。[詳細]

發言更多>>
閻晶明:在中澳作家線上對話會上的致辭

閻晶明:在中澳作家線上對話會上的致辭

閻晶明:在中澳作家線上對話會上的致辭

今年以來,儘管疫情肆虐,但我們與各國同行們仍保持着密切聯繫,開展作品互譯出版、交流抗疫主題的詩文,相互鼓勵,積極探索疫情下文學交流新形式。在這裏,要特別感謝本次對話會的合作伙伴西悉尼大學。自2011年起,中國作家協會和西悉尼大學共同舉辦了五屆中澳文學論壇,形成了隔年互辦論壇的機制,使兩國作家能夠面對面研討對話,加深了對彼此文學世界的理解,也為兩國讀者創造了認識對方國家文化的機會。[詳細]

 
徐則臣:後疫情時代全球化與寫作的關係之思考

徐則臣:後疫情時代全球化與寫作的關係之思考

徐則臣:後疫情時代全球化與寫作的關係之思考

疫情讓很多城市乃至整個國家停擺,全球化這樣一個局部的、短暫的休止正給了我們停下來靜心思考這一問題的機會。如何上溯傳統,去點石成金、化腐朽為神奇;如何立足當代,甄別古人的遺產,向老祖宗要智慧,讓傳統的敍事資源成為當下文學創作和生活的發動機;如何激活沉默的寶藏,讓它使我們最終成為獨特的自己,這不僅是中國作家需要完成的工作,也應該是任何一個民族的作家需要面對的問題與挑戰。[詳細]

 
周曉楓:疫情下的醫生和作家

周曉楓:疫情下的醫生和作家

周曉楓:疫情下的醫生和作家

從某種意義上説,作家的筆也相當於醫生的聽診器,他需要去探測人性隱藏的幽微之處,從中傾聽靈魂裏的力量以及隱憂。這兩種職業都是跟人打交道。我想起一個細節,我小時候看冬天看病的醫生,總是先用雙手握一下聽診器,想用掌心的暖意驅散金屬的寒涼,再去接觸病人。無論多麼強悍的作家,“婦人之仁”在寫作裏是重要的,它並不等於文學的軟弱,而是一種深切的疼惜與護佑。如果沒有這種深厚的人文關懷,醫生就是不懂體察的記錄儀器,難以真正療愈生命;作家就是積累字數的書寫工具,無法真正警示人生。 [詳細]

 
韓松:關於科幻

韓松:關於科幻

韓松:關於科幻

科幻作為類型文學,它的重要特點便是以“假如這樣,將會如何”為寫作主題,從而使它獲得廣泛的讀者。它描述了在一個科技成為主導力量的時代,人類社會發生的急劇變化,以及人的侷限,從而揭示我們的動物屬性和文化本性。但科幻並不是單純的預言和前瞻,也不僅僅是未來學和社會批判,它更是思想與審美的結合。它讓人在挫敗中,重新點燃開創未來新世界的激情和興趣。它像其他的科學活動和藝術活動一樣,尋找神奇、刺激和快樂,滿足我們的好奇心、求知慾和冒險衝動。從長遠來看,這些心理對於人類的續存和演化是有意義的。 [詳細]

 
詩與真:疫情或非常時期的詩歌寫作

詩與真:疫情或非常時期的詩歌寫作

詩與真:疫情或非常時期的詩歌寫作

從長遠的整體性歷史維度來看一個時代也只是一瞬,但這一瞬卻與每個人乃至羣體、階層和民族發生着極其密切而複雜的關聯,“詩人——同時代人——必須堅定地凝視自己的時代。”(吉奧喬·阿甘本)如果一個時代的詩人沒有對顯豁的時代命題以及現實鉅變做出及時、有力和有效的精神呼應和美學發現,很難想象這個時代的詩歌是什麼樣的發展狀態。從精神世界的維度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來説,詩歌形成了一種穿越時間的傳統。我們所期待的,正是能夠穿越一個階段、一個時期、一段歷史的經受得起時間淬鍊的精神傳統和詩學傳統。[詳細]

 
鮑爾金娜:疫情,思考,創作

鮑爾金娜:疫情,思考,創作

鮑爾金娜:疫情,思考,創作

我想表達的不成熟的想法是,作家對於時代的使命感如果存在,也是非常私密的一件事情,不應該被任何外界的凝視做捆綁,不管是書寫國家山河,還是最私人的心理敍事(psychologicalnarrative)。寫作最終給作家帶來的最重要的結果是快樂,能夠通向這種快樂的理想都是正確的理想。新冠疫情對於作家的創作而言,面臨的也許是前所未有的挑戰,這種挑戰包括心理和創作上的可能會發生的重新洗牌,也包括繼續自己篤信的旅程的絕對信心。 [詳細]

 
梅利莎·盧克申科:疫情·思考·創作

梅利莎·盧克申科:疫情·思考·創作

梅利莎·盧克申科:疫情·思考·創作

願我們本着“因迪亞馬拉“的精神,重新在我們各族人民之間建設和平。“迪亞馬拉”來自原住民威拉德朱里語,意思是在人類和非人類動物中緩慢行事,採用相互尊敬和適度的方式。這個詞中隱含的意思是"在一個值得活着的世界裏心懷敬意地活着"。作為這個地球上的文化長者,也許我們有責任引領更加年輕的、新興民族重建這一認識。我本想不用多講,但經過了這一年覺得還是有必要講一講。我們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努力,但請把尼采等人的陳舊、具有破壞力的思想留在他們本該屬於的歷史中。我們都是智人,就是會思考的猿人,我們能夠並且必須知曉的更多,做得更好。[詳細]

 
費利西蒂·卡斯塔尼亞:疫情·反思·創作

費利西蒂·卡斯塔尼亞:疫情·反思·創作

費利西蒂·卡斯塔尼亞:疫情·反思·創作

我覺得在這個時期出來的最好作品應該不去提及新冠病毒,而去探索新冠在我們很多人的生活中造成的焦慮、渺茫和意外的喜悦瞬間。我更感興趣的是面對危機我們如何重新整合我們與所處的環境的關係。我認為在這個特殊時期最好的作品不是對外面的世界的反應,而是探索我們每個人的世界和生活怎樣被縮小了。在寫作中探索我們的家,我們小區,探索城市規劃、建築,我們與我們居住的空間的關係,以及居住空間如何定義了我們的身份,激發了我們的故事。[詳細]

 
麗莎·戈頓:同穿山甲一起封城

麗莎·戈頓:同穿山甲一起封城

麗莎·戈頓:同穿山甲一起封城

在澳大利亞不是經常會聽到穿山甲,但是八年前令人讚歎的美國詩人瑪麗安·穆爾寫了一首詩,叫《穿山甲》。我的詩有一部分是對她的一行詩句的反思,這行詩句是:如果現存的一切不是永恆的。瑪麗安·穆爾寫下這首《穿山甲》多年之後,我想在我們所有的意象中,我們失去了自然界會永不停止地更新自身這樣的信念。這首詩是按照斐波那契數列寫的,按照1,2,3,5,8,13或者21個音節,反映處穿山甲鱗甲的螺旋上升。[詳細]

 
盧克·卡門:更傾向於大火的人們

盧克·卡門:更傾向於大火的人們

盧克·卡門:更傾向於大火的人們

森林火災展示了大自然發怒後的嚴重後果,而全球大流行疾病給我們帶來了同樣災難性但更索然無味的詛咒。森林大火得發生,是因為我們對大自然的無視,將我們推向毀滅性的深淵,而大流行疾病則在無形狀態中讓我們認識到我們只不過是捲入這個冷漠的宇宙中極易摧毀的一部分。當然了,正如詩人奧登智慧之言所説:“在地球上,來自人類或野獸的冷漠,是我們最不需畏懼的。”[詳細]

 
金婉婷:疫情·思考·創作

金婉婷:疫情·思考·創作

金婉婷:疫情·思考·創作

今年失去了行動和追求的自由,我卻重新感受到了自由表達的慰籍。因為即使我作為漂泊國際藝術家的生活被剝奪,我仍然能夠接觸到無國界的文字、 故事和思想的世界。這次全球疫情使我對於全球社會里自由的概念充滿疑問。政府的權力在危機中到底應該有多大的延申?我們願意放棄何種自由來換取技術便利? 哪些自由是以犧牲我們的生態系統、我們的討論、還是彼此互為全球公民為代價的?我認為作為藝術家, 我們可以提出問題,而不被要求給予簡單簡易的答案。我認為我們需要捍衞永遠不止的探尋的權利,使得世界各地的藝術家能夠提出不易回答的問題,而無需為安全或生計擔憂。[詳細]